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津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18 08:56:0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津白癜风医院,淄博治疗白癜风,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哪个好,江西白癜风好治疗吗,江苏怎么治好白癜风,福建怎么治白癜风,太和白癜风医院

  

心灵家园在我们生活中有多大的分量?未来乡村应该有着怎样的模样?城乡如何在融合中差异化发展?最新一期的长江论坛,聚焦了乡村建设这个话题。8日上午,湖北省发改委发展战略规划办公室副主任、武汉大学特聘研究员徐新桥博士如约而至,在湖北省图书馆的长江报告厅中侃侃道出本场演讲主题《城乡人民的心灵家园——未来乡村憧憬》。

心灵家园的分量

人有几个“家”?徐新桥博士提及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要“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”,以及中华民族是一个大家庭,其答案不言自明。正所谓“天下之本在家”,从个人小家到国家大家,“家”是中华文化最重核心的关键词。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,它不只是人们身体的住处,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。父母长辈融化在爱之中的家风和家教,是最能融入我们血脉的东西,是我们良心所系的最好的分子载体,是中华民族延续不息的营养土壤。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总是纠结着一份浓厚的家国情义。

建设美丽家园,不是建设风景线。不管怎样,农村建设首先应当谨记,它是农人的栖居之地。新农村不是用来看的,它的魅力根本在于家园感。然而遗憾的是,这种“家园感”正在不断地消失。农民也要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,也要过上小康幸福美好的现代化生活。今日之中国,城市和乡村并进。迁村腾地,拆乡并镇,甚至布局在公路两边,推民房起高楼,村塆铺水泥,墙墙贴瓷砖,大仿徽派,安罗马柱,这是千年未有的中国大转型的现实景象。尤其令人头疼的是,居民人口的大多数不再对乡村生活形式的未来寄予希望,年轻一代中的积极分子总想涌入城市,空巢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守护乡愁。

一直以为人们的生活应当由乡村和城市共同组成。两种文化倒没有特定的等级划分,但两者只有合在一起才能完整地构成人们的生活,就像男女,但男女有别。城乡一体化,不是乡村城市化,女人男人化,而是发挥各自优势特色,形成互补和互哺。乡村远离灯红酒绿的街市,行色匆忙的人群,倡导一种淡泊功利的生活方式。或许较之城市的蓬勃乃至疯狂变态的发展,乡村的生活基调更符合人们内心的需要,谐和人类本质的属性,能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有偶一抬头眼前已是一片蔚蓝的欣喜,能在不经意间便触到野草的翠绿和繁星的冰晶。城市发展的如厕、淋浴、空调、WiFi等现代功能,乡村也需要落脚,而不是变性整容,外貌女变男。

“即使将来城镇化达到70%以上,还有四五亿人在农村。农村决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、留守的农村、记忆中的故园”。家园之美正是来自那种难以名状的内心感动,来自乡愁的渴望,来自中华基因的守候。

未来乡村的模样

未来乡村是什么模样?模仿盛气凌人的高楼大厦,城乡缺少差异化;开办西式农庄,不合中国国情;归属到固定的徽派、荆楚派,带来建设趋同的后果;打造成土洋结合,易导致人妖化。湖北省政府批准的“绿色幸福村计划” 就是对未来乡村模样的设想,目前已在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进行了试点,受到各界好评,当地农民家庭收入和精神面貌正发生着巨大变化。广水桃源村、郧阳樱桃沟村、兴山陈家湾村、丹江口黄龙村、谷城堰河村等等几十个示范村返璞归真,返老还童。

如何定义绿色幸福村?“绿色幸福村”具有多元解读的空间。内涵概括为十六字,即“风貌自然,功能现代,产业绿色,文明幸福”;其外延是:看起来更像农村,住起来更像城市,享受起来超过欧美。

隶属于武汉市新洲区邾城街巴徐村的徐治塆,原本是一座被旱厕包围的“空心村”——绝大多数青壮年都离村发展,荒凉着这座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古老村庄。热心者发起微信群,大家纷纷讨论徐治塆再不能这么脏下去了!青壮年组织起来,利用空余时间回乡义务打扫清洁。这帮年轻人还找到巴徐村村支书徐国栋,最终联系到省“绿色幸福村”工作组专家来“把脉”。

看着村民高涨的热情,本只在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试点的“绿色幸福村计划”项目组决定给予做法上的专业指导,但不给一分钱。最终,全塆100多户人家以“现金、房子、承包地、劳动力”等种种方式入股,用138.5万元的股金,自主成立乡村旅游合作社,拆除100多所绕村旱厕,关停7个绕村养鸡场,清挖三十多年未清理的塘堰沟渠,彻底整治村塆环境,同时整修农舍面貌,绝不大拆大建,而是修旧如旧,恢复古朴乡土农舍风格,抱团开发当地传统美食,正在谋划发展民俗民宿文化,大家携手干上“乡村休闲养老”得一二三产业融合大事。同时,以合作社为主导,塆里及在外工作人员共同捐款近20万元成立爱心基金,用于塆内老弱病残等群体的生活保障。

对此,徐新桥博士评价说,徐治塆这种自发组织的发展模式,没要国家一分钱,但至少解决了农村三大难题:一是发展问题;二是生态环境问题;三是村民自治管理问题,具有强大的自发扶贫功能。当然,后期也需要国家政策扶持,也可以在坚持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,拓宽与社会资本合作发展的空间。

从中不难看出,“绿色幸福村”采用的是全体村民全要素合作社机制,外力既有政府整合政策性资金,也借助于乡贤、志愿者、设计师、社区与村庄联手合作。如果没有积极探索如何引入市场机制、发挥社会力量作用,而是政府唱独角戏,则很多建设只是完成指标任务,停留在“涂脂抹粉”的低层次认识上,当然也就无法结出一个切实的善果。

“生产发展、生活宽裕、乡风文明、村容整洁、管理民主”,是中央对新农村建设的要求。“绿色幸福村”正在对重构乡村新型共同体与农民精神家园进行有益探索。在建设新农村尚未完结的当下,未来的不定数还很多,徐治塆建设格局必将成为一块试金石,或将催生另一种中国乡村的场景。探索农民自我组织、自我维护、自我管理的社会民主治理机制,徐治塆为村民营造了精神家园,让他们的心灵有了落脚之处,让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求,有了实现的可能,真正构建出让农民自身感到幸福的家园。有意无意间,也为城市居民提供了心灵家园的有效供给。(姚书琪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剑河白癜风医院